• 大三的时候,和李萌董媛一起采访了好多艺术家和评论家,做了一个关于北京地区当代艺术蓬勃发展半纪录片。现在的我又拿起摄像机,很多事情已经不一样了⋯可重要的是,至今我们还保留着和当初的那种渴望,还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那些理想阿幻觉阿即使现在说出来也丝毫不觉得羞愧,不想当钳工的发型师不是一个好艺术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