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0-21

    潇洒风度

    “你说能接近她 在她身边就是人生中最大的幸福。那么离开她又算什么,要去追求人生中第二大的幸福吗?”

    这个时代世界变化太快,人人都好似王家卫电影里那种没有历史和记忆,又不知未来在何方,只能活在现在的人。每天匆匆茫茫,对陌生人倾诉衷肠:应该和现实本是两码事 你不应该指望,天要下雨,戏要散场,你怪不得我~

    没有人知道现在在我们学校这片净土上要找个一般的直男建立一段真挚的友情是多么困难的事~更何况我是个个虚耗生命的人,寂寞大魔王路过以来,总向往这国境以北或者太阳以西,会有些一些闪着光的东西。但无论旁人如何加以形容,世界上也并不存在一个所谓“更美好的地方”。魔王阿,你的爱从没发生在我身上,发生的只有你爱的可能性,就像我并不存在,我只是论述存在一样。但我总怀疑,怀疑它会在你一时忘形时发生,所以牵强附会麻痹自己到现在。这都不是你的错 不是那个真正的你,而是那些关于有你的点子 你的想法 在我的脑海里 让我晕头转向着了魔。

    现在如果走在路上迎面碰见,还是会数次偷瞄,多看一眼,就长偷针眼。你貌似有什么法宝,或者只是我口味奇怪。I have so much to lose. 没有人值得等待 但想要的还是只得等待。亲爱的魔王,你觉得我还可以有这种期待么?

    x

  • “奥威尔害怕的是那些强行禁书的人,赫胥黎担心的是失去任何禁书的理由,因为再也没有人愿意读书;奥威尔害怕的是那些剥夺我们信息的人,赫胥黎担心的是 人们在汪洋如海的信息中日益变得被动和自私;奥威尔害怕的是真理被隐瞒,赫胥黎担心的是真理被淹没在无聊烦琐的世事中;奥威尔害怕的是我们的文化成为受制 文化,赫胥黎担心的是我们的文化成为充满感官刺激、欲望和无规则游戏的庸俗文化。正如赫胥黎在《重访美丽新世界》里提到的,那些随时准备反抗独裁的自由意 志论者和唯理论者“完全忽视了人们对于娱乐的无尽欲望”。在《一九八四年》中,人们受制于痛苦,而在《美丽新世界》中,人们由于享乐失去了自由。简而言 之,奥威尔担心我们憎恨的东西会毁掉我们,而赫胥黎担心的是,我们将毁于我们热爱的东西。 ”
                                                                                               -- 《娱乐致死》的一段前言

    Pony说:internet是我尝过最好的奶水了吧!我要住在里面!直到烂掉!

    其实我又何尝不是如此

    我初一就是网虫了,初二还自己做了一个主页;和一个人电子邮件交流但是我连字都不太会打,只好从各种网页里把字一个个复制下来组成一封信;用最简单的画图程序一桢桢截下偶像的vcd片断加以图文改造成漫画;激动的感觉现在还记得,结果一年后才发现那个令我倾慕已久的他其实是女生.禁网其间每次半夜3点梦游似的爬起来开电脑,清醒过来又被床对面开着的屏幕吓倒~现在想想 真是被毒害的一代阿

    因特网提供了一个巨大的免费平台,所有人不分等级的共享资源,能感觉到被当成乌托邦的共产主义,因特纳雄奈尔,正在以这种方式在我们这一代实现.我 真的不知道,现在的自我价值,有多少是来自网络上的这个“我”,没有网络,我能做到的事还有多少,我喜欢的东西和人还能接触多少,老朋友有多少还能有联系 ⋯

    facebook1

    ichart

    开心果园

    木板,布面丙烯

    画于09年5,6月

     

  • 2007-12-21

    光彩

    昨天通过了论文开题报告,我发现我在做一个没有个尽头,没人研究过,研究也没人在乎的考察,我用所有能想到的方法竭力接近它的本质,尽管我不确定是否能从中获得什么,突然就充满了斗志,发觉我还年轻,有牛比的梦想~我不想工作,我想做很多看起来费力而没用的事,明白这点让我十分开心。

    前几天涂的一些,天气干燥马克笔也干了,于是走的艳俗路子,比起我旁边的某朱,实在不够精致奇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