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1-04

    绮丽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oyes-logs/13297500.html

    其实吧,我奶奶是阿诗玛女神,背着长子抱着幼子拉着她的情人。奶奶曾经说过一句很经典的话“你以为我是什么好人该?不,我是病人!”

    前段时间Q号被盗,要回来后第一次上线突然有二十多个陌生手机和匿名号对我疯狂搭讪。比起不停开视频的人,更可怕是有人不停问你在哪有多大有什么爱好阿你说话好温柔……用能想到最粗俗的话唾了这帮der货之后,我说:我不是你们情感废料的回收站!难得说出这么有意义的话,但一细想,刚刚在对着别人乱倒情感废料的人可不正是我么?我甚至暗示自己他们听到这些也许反而会好过。

    其实我们都不是真实的存在,只是在这里,你的记忆,你的偶然,所有经验,存在,怀疑,恐惧,想象,茫然,时间空间,碰到了一起。就像每个醉人的时刻,总会有些甜美的歌。Tizzybac这个怨妇团道尽我的心事.第一次听《我想你变成这样都是我害的》,觉得为什么里面的每一首歌都好似为我而写的呢?后来才知道,无数人也有相同感受。电子琴叮叮咚咚伴随着女主唱絮絮叨叨的无敌碎岁念~严重扭曲了我们这些缺爱人士的心。

    那么,你感觉怎样?你感觉怎样?我们在相思的时刻只能选择吃药。可那又怎么样?那又怎么样呢?库死的老片子《你还记得桃莉贝尔吗?》里大家谈论着:“到2008年社会主义一定就能实现了!”练习催眠术的男孩每天大声自我暗示:“我每天,在各个方面,都得到了不断的提高!”也许我也曾向往过所谓的前程似锦的人生,我们习惯于等候,又不甘于永远等候,所以生活不得不恰如其分的充满了希望和伤感。

                        Photobucket

    And I still can see,I still can try.

    But all the word just still let me wanna cry,and I can not buy you a future. I can not give you the answer

    and I can not be your savior .I can not help myself either.

    分享到:

    评论

  • 我们在相思的时刻只能选择吃药。

    阿诗玛,你记得吗?我还记得啊。

    真牛
    回复nadja说:
    啊,娜嘉~我爱你,我的心属于你,我要和你在一起~~
    2008-01-10 21:15: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