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2-06

    梦境&醉境——图书馆的笔记整理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oyes-logs/11628966.html

    现在再有人问:艺术是什么?很可能遭人鄙视,现在还思考这个问题似乎意味着此人的层次不够高,而如美院的大四学生还没想清这个,四年的大学时光岂不等同于在虚度(汗一个)一般……当今的艺术的形式如此多样,“作品”的范畴更似是而非,我们很难界定一样东西是不是艺术品。当艺术不单作为审美,不单作为手工,不单作为传达,不单作为创新,不单作为趣味……那么很好,我们还是来说说艺术是什么,有什么意义~

    我个人比较倾向认为,艺术是一种幻觉的转换。尼采在《悲剧的诞生》中提到了两种不同的艺术境界——梦境和醉境。《悲剧的诞生》中写道:“在我们生息于其间的客观现实之下,隐藏着另一种绝对不同的现实,它也是一种假象。”“在梦的创作方面,人人都是美满的艺术家。”能体会到这种感受,把世界看作梦景,这无疑是艺术才能的一种表现。每个人的心灵深处都是梦的创造者,日常生活底层的经验被转化为梦境,而仅在梦中我们深深体会到由此带来的欢欣和愉悦的必然。同理,艺术创造这些假象,并作用与人。

    如果说“梦境”像是视觉感受的话,“醉境”可能更接近于听觉:“在这惶恐以外,还加上当个性原则崩溃时,从人底心灵深处,甚至从性灵里,升起的这种狂喜的陶醉。”当激情高涨时,主观的一切都化入浑然忘我之境。人们在酒神的魔力下,充满了奔放和狂妄,一切礼教轰然倒塌,人们开始相信自己更接近神灵:“他已经不是一个艺术家,而俨然是一个艺术品,在陶醉的战栗下,一切自然的艺术才能都显露出来,达到了‘太一’的最高度狂欢的酣畅。”

    梦境关乎个人,醉境关乎共性,这两股发乎自然的艺术冲动中,人获得的是最方便直接的满足:“一方面是梦境的绘画境界,他的美满是不依赖个人的知识高超和艺术修养的,另一方面是醉境的,他也决不尊重个人能力,甚或竭力把个性摧毁,然后通过一种神秘的万类归一赶来救济他。对这两种最自然的,直接的艺术境界而言,每个艺术家都是‘模仿者’,换句话说,他或是梦神式的梦境艺术家,或是酒神式的醉境艺术家,或者最后既是梦境艺术家又是醉境艺术家…”由此可见,艺术产生于幻觉,无论低于生活还是高于生活,都是一种睡大喝大了的状态。

    “人类是如此的敏感,如此热衷于欲望,如此能够担当大难,如此一来,何以忍受着漫长的人生呢?”难以坦白的事实是,世间最好的东西即是你永远都得不到的。正是这样的艺术给了我们源源不断的幻觉,梦想和野心,诱引人有不断活下去的冲动。艺术是假象的真相,真相的假象,它们能带来刺激。一件好的艺术品,必然给人“某种难以言说触动性灵的快感和满足。”在这点儿上,艺术其实和爱情还蛮像的:二者都无实际用途,充满假象,且不论在艺术与爱情中技术是多么高超,布置如何周密,外表多么华丽,形式如何美妙……隐藏在其中的野蛮和愚蠢才是它们精髓之所在。

     long overdue图片是图书馆等书时随手画的,与主题无关~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蚊帐里 2008-12-06

    评论

  • 来串串门.
    回复junelee说:
    看见你真开心
    2009-04-12 11:30:53
  • 写不了长字也读了不长文了我
    我堕落我堕落
    我罪过我罪过

    要改。
  • 想起当年看到福柯书里转述的尼采的一句话:\'\'艺术,是为了不为现实而死‘’。当时心潮澎湃了好半天,其实现在觉得艺术并没有一个绝对的定义,每个艺术家都在通过自己的作品重新定义它,它变成了一种需要,或许只因为我们现代人还没到麻木不仁的地步
    回复MOMOMONSTER说:
    我有个老师也推荐我看福柯的书,但当时不知是翻译有问题还是什么的我没看懂,看来有必要再找出来看看了~
    2007-12-16 11:56: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