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1-27

    野兽

    横山裕一横山裕一感冒可真难受,整天恍恍惚惚的坐在公车上,坐在在图书馆然后倒在床上,连网也不上了。最近周围发生了个比较惨烈的事件,白刀子进红刀出,校园宿舍暴力太恐怖。大家都在猜那谁是不是真疯了,原来疯狂如此容易,表面看来不可理喻的事随时可能由于一个小失控而爆发,毕竟谁没有被隐蔽了的,不可及却丝毫未曾衰竭的欲望呢?

    “一个歇斯底里的病例是一种对艺术创作的讽刺性模仿;强迫性神经症是宗教信仰的讽刺性模仿;而妄想症则是整个哲学系统的讽刺性模仿。”彻底被弗洛伊德论著搞颓后,我拿起横山裕一的漫画开始翻。在森美术馆看展时有横山漫画的部分原稿,面具人在呆板的被画B4纸上,细致的贴了网点,而旁边还有他的另一组作品,画了一张张色彩艳丽近似儿童涂鸦的面具狂,我疑惑为什么这个系列要叫做“野兽”?董原告诉我:就是发飙了随便瞎画的意思,我听了这个解释豁然开朗,顿时对横山君好感倍增~当时钱已经所剩无几,我还是忍痛买了他的书和漂亮贴纸,还有高野凌画集和人形娃娃特刊,现这几样都是大爱。

  •   o~柔情~

      在严寒的冬天听Sparklehorse,就像从天花板散下了一缕缕阳光;像老婆婆安慰她哭泣的孙儿;像Peggy见到了Kevin;像儿时的自己在台上翩翩起舞;像警察叔叔找到了一头小羔羊……

      Is your jewellery still lost in the sand ?out on the coast, or rushed into the brine? you left your rings on the shoreline ,so you wouldn't lose them swimming in the shallows。

      甜蜜又不安,有时候像细细密密的雨点般散进心中,皇后在假日结束急匆匆地回家,好在日落前数数家里有几头奶牛。天空太远,道路太近,一个梦做得太长,梦境里充满着各式各样的可能,幽灵们都变成了传说中暗淡的秘密,远处的水声让我碎了,在图书馆你借我一把尺子。

      该死的温柔远去远去,这世间你最可爱,我却不懂爱。

    Dreamt for Light Years in the Belly of a Mountain

  • 2007-11-15

    声明拥有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