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3-06

    迷魂猎人

    欢喜

    “至于那些不善于思考,不追求事理,认为什么事情都不足为怪,什么事情都该当如此的人,只能在许多研究都获得了成果,许多设想都变成了通论以后,才能拾得一点别人的牙惠。”

    我潜不到水底,也游不上岸边,慢慢蜕皮;我没有夜视眼镜,也不会真假声结合的演唱。我太懒惰,又非常幼稚,我的趣味如此低,对任何事情总是感到疲倦;现在,连创造力也没有了么?可怕的毫无进展,一切都糟糕透顶。想起以前疯狂迷恋某个偶像的时光,班上没有任何同学谈论他令我感到孤独;而在杂志和网络中很多人对他的推崇亦使我难过,这些虚幻的存在令我明白我并不是最终独特的一个。而今,浓雾依然如同潮湿的毯子般层层包裹,我没挖出我的心,却已患上心脏病。“迷魂猎人”这出戏中,仙姑使一个又一个人在森林中翩翩起舞。然后诗人来了,诗人指着美景说《迷魂猎人》是他写的一首诗,仙姑想让诗人走出森林到她曾经居住的农庄去,以证明她不是诗,而是真实存在的。所有的这一切结束于一个吻。

    这种故事就是那么狗血,事实上,我竟然想不出一个更恶俗的垃圾方案。

  • 这世间最好的东西莫过于你永远也得不到的,哪位高人说过,最好的爱即是不去爱。
    假日是不断的真心话和大冒险,我们脑残志坚,各自心怀鬼胎

  • 2008-01-26

    欲穷千里目

    为赋新词强说愁,

    为爱更上二层楼~

  • 结束昏暗的一周, 一切都在混沌不清中井井有条。其实很喜欢考试,带点强迫症,因为我善于发现和引伸,却没有足够的行动力。我们的过去很未来主义,而未来却像是已经过去,历史在飞速的收缩,随时都可能错失良机。现实远比幻境更为虚幻,你知道我去年夏天做了什么?卡塞尔和东京的景色我都忘了~但今晚我会再出发,去所有的美景好景,看每个野人和机器人~仅仅在逃逸时刻,我每次都充满激情

     

  • 2008-01-15

    Magic

    爱情是power
    谁都想要
    当黑暗cover
    所有的不安和迷惑
    不停的追逐
    不停失落
    看这个世界
    有什么道德和原则

    i give you magic
    从现实中解脱
    火辣辣又冷冰冰
    做我的king 我的slave

    还记得巫术和魔术的区别么?巫术在本质上是以一种对待人的方式来影响灵魂的做法,使他们息怒或服从命令。魔法是则采取一种与日常生活心理不同的特殊方法影响灵魂,并不顾及灵魂的存在或其性质(如果大声驱赶让灵魂离开,那么这些行为属于一种巫术;如果先寻找出他的名字,然后以强迫的方式来驱除它,那么魔法就被用上了)。这么看来巫术是一种泛灵论的世界观,和原始崇拜信仰有关的东西,而魔术……是有技术含量的骗术。巫术的执行者未必不虔诚的相信这些神秘力量,而魔法师们却比所有人都清楚了解华丽假象背后的猫腻~

    有句话说得好:爱情并不存在,存在的只是爱的证据。一道伤疤,一枚戒指,某时某地的某个名字……的确一件事情没有一个物质做为其中心点就很难被人记住。就 像现在,说着说着就分不清我是在回忆,还是搞文学创作~美妙谎言都如同钻石般的动人,可我们知道她是什么。以前对各种夸张的爱中男女互相折磨的桥段很难以 理解,现在总算有点明白了~折腾的爱人就像魔法师,挥舞起星星斗篷别有情趣。别忘了祖师婆婆杜拉斯曾说过,“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 面容。”

  • 2008-01-04

    绮丽

    其实吧,我奶奶是阿诗玛女神,背着长子抱着幼子拉着她的情人。奶奶曾经说过一句很经典的话“你以为我是什么好人该?不,我是病人!”

    前段时间Q号被盗,要回来后第一次上线突然有二十多个陌生手机和匿名号对我疯狂搭讪。比起不停开视频的人,更可怕是有人不停问你在哪有多大有什么爱好阿你说话好温柔……用能想到最粗俗的话唾了这帮der货之后,我说:我不是你们情感废料的回收站!难得说出这么有意义的话,但一细想,刚刚在对着别人乱倒情感废料的人可不正是我么?我甚至暗示自己他们听到这些也许反而会好过。

    其实我们都不是真实的存在,只是在这里,你的记忆,你的偶然,所有经验,存在,怀疑,恐惧,想象,茫然,时间空间,碰到了一起。就像每个醉人的时刻,总会有些甜美的歌。Tizzybac这个怨妇团道尽我的心事.第一次听《我想你变成这样都是我害的》,觉得为什么里面的每一首歌都好似为我而写的呢?后来才知道,无数人也有相同感受。电子琴叮叮咚咚伴随着女主唱絮絮叨叨的无敌碎岁念~严重扭曲了我们这些缺爱人士的心。

    那么,你感觉怎样?你感觉怎样?我们在相思的时刻只能选择吃药。可那又怎么样?那又怎么样呢?库死的老片子《你还记得桃莉贝尔吗?》里大家谈论着:“到2008年社会主义一定就能实现了!”练习催眠术的男孩每天大声自我暗示:“我每天,在各个方面,都得到了不断的提高!”也许我也曾向往过所谓的前程似锦的人生,我们习惯于等候,又不甘于永远等候,所以生活不得不恰如其分的充满了希望和伤感。

     

  • 2007-12-21

    光彩

    昨天通过了论文开题报告,我发现我在做一个没有个尽头,没人研究过,研究也没人在乎的考察,我用所有能想到的方法竭力接近它的本质,尽管我不确定是否能从中获得什么,突然就充满了斗志,发觉我还年轻,有牛比的梦想~我不想工作,我想做很多看起来费力而没用的事,明白这点让我十分开心。

    前几天涂的一些,天气干燥马克笔也干了,于是走的艳俗路子,比起我旁边的某朱,实在不够精致奇情

    ……

  • 2007-12-15

    动起来~



    人的感觉常常很奇怪

    有时候会假装欺瞒自己。比如初见识到Vincent Gallo,这个导演演员音乐人坏蛋艺术家,发出的第一句感叹是“啊他太猥琐了~”,第二句便是“我想我喜欢上他了~”这话很具欺骗性,看似矛盾,其实毫不相关。

    今夜的流星雨,一颗追着一颗,我跌出的碎片,你失手的涂鸦,从这边到那边,我流浪来你逃亡。我们以艺术的名义做什么事,最终反而流于形式。每片墙壁都有我的影子:除了你以外,我什么都...

  • http://www.partizan.us/musicvideos/an/flux.html

    太喜欢bloc party这个mv了,好梦幻,好核突,好日弄~

    无论那相遇是如何的龊,可我一直知道,你的出现就是我一生的奇迹~你的爱就是我飘来飘走的甜蜜~所以,我们可以一起拯救世界的,是么

  • 现在再有人问:艺术是什么?很可能遭人鄙视,现在还思考这个问题似乎意味着此人的层次不够高,而如美院的大四学生还没想清这个,四年的大学时光岂不等同于在虚度(汗一个)一般……当今的艺术的形式如此多样,“作品”的范畴更似是而非,我们很难界定一样东西是不是艺术品。当艺术不单作为审美,不单作为手工,不单作为传达,不单作为创新,不单作为趣味……那么很好,我们还是来说说艺术是什么,有什么意义~

    我个人比较倾向认为,艺术是一种幻觉的转换。尼采在《悲剧的诞生》中提到了两种不同的艺术境界——梦境和醉境。《悲剧的诞生》中写道:“在我们生息于其间的客观现实之下,隐藏着另一种绝对不同的现实,它也是一种假象。”“在梦的创作方面,人人都是美满的艺术家。”能体会到这种感受,把世界看作梦景,这无疑是艺术才能的一种表现。每个人的心灵深处都是梦的创造者,日常生活底层的经验被转化为梦境,而仅在梦中我们深深体会到由此带来的欢欣和愉悦的必然。同理,艺术创造这些假象,并作用与人。

    如果说“梦境”像是视觉感受的话,“醉境”可能更接近于听觉:“在这惶恐以外,还加上当个性原则崩溃时,从人底心灵深处,甚至从性灵里,升起的这种狂喜的陶醉。”当激情高涨时,主观的一切都化入浑然忘我之境。人们在酒神的魔力下,充满了奔放和狂妄,一切礼教轰然倒塌,人们开始相信自己更接近神灵:“他已经不是一个艺术家,而俨然是一个艺术品,在陶醉的战栗下,一切自然的艺术才能都显露出来,达到了‘太一’的最高度狂欢的酣畅。”

    梦境关乎个人,醉境关乎共性,这两股发乎自然的艺术冲动中,人获得的是最方便直接的满足:“一方面是梦境的绘画境界,他的美满是不依赖个人的知识高超和艺术修养的,另一方面是醉境的,他也决不尊重个人能力,甚或竭力把个性摧毁,然后通过一种神秘的万类归一赶来救济他。对这两种最自然的,直接的艺术境界而言,每个艺术家都是‘模仿者’,换句话说,他或是梦神式的梦境艺术家,或是酒神式的醉境艺术家,或者最后既是梦境艺术家又是醉境艺术家…”由此可见,艺术产生于幻觉,无论低于生活还是高于生活,都是一种睡大喝大了的状态。

    “人类是如此的敏感,如此热衷于欲望,如此能够担当大难,如此一来,何以忍受着漫长的人生呢?”难以坦白的事实是,世间最好的东西即是你永远都得不到的。正是这样的艺术给了我们源源不断的幻觉,梦想和野心,诱引人有不断活下去的冲动。艺术是假象的真相,真相的假象,它们能带来刺激。一件好的艺术品,必然给人“某种难以言说触动性灵的快感和满足。”在这点儿上,艺术其实和爱情还蛮像的:二者都无实际用途,充满假象,且不论在艺术与爱情中技术是多么高超,布置如何周密,外表多么华丽,形式如何美妙……隐藏在其中的野蛮和愚蠢才是它们精髓之所在。

     long overdue图片是图书馆等书时随手画的,与主题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