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1-19

    浮生

    思想复杂生活简单思想复杂生活简单

    至今未觉悟,不如像动物一样生活,然睇叶问在风中笑我

  • 2010-11-14

    独孤久贱

    Marina Abramovic的圣经

    “艺术家应该奉献自己的生命;
    艺术家应该不欺骗自己;
    艺术家应该不对自己以及所谓的“市场”妥协;
    艺术家不应该自我标榜;
    艺术家应该把爱当作生命;
    艺术家不应该爱上另一个艺术家;
    ……
    艺术家是与磨难有关的;
    艺术家应当经受磨难,磨难为艺术家带来灵感,磨难使艺术家精神升华;
    艺术家是与符号有关的;
    艺术家创作符号,符号是他们的语言;
    艺术家是与静默有关的;
    艺术家应当理解静默,静默是漂浮在大海中央的孤岛;
    艺术家应远离家人;
    艺术家应远离朋友;
    艺术家应在瀑布下找寻;
    艺术家应在熔岩中找寻;
    艺术家应在激流中找寻;
    艺术家应在黑夜的星空里找寻;
    ……
    艺术家不应重复自己;
    艺术家不应让自己的艺术受到污染;
    艺术家应从有限的生活素材中获得无限的灵感以及艺术能量;
    艺术家应当学会原谅;
    ……
    艺术家不仅应当思考自己如何活着,也应思考如何死去;
    艺术家应当无畏的死去……”

    我的圣经

                                         ——Marina Abramovic

     

    胡冬发给我的,这货是艺术家么,还是江湖上的独孤求败。

    我不能,我特别需要朋友,但又没办法真的亲密无间。原谅我远离你们只是因为我还是没办法,还是有恐惧。可能我不是艺术家,我只是撒比西。

  • true love will find you in the end

    真爱何需表白

    link

  • 凭这些作品,您就以为我是个庸俗,低级趣味的人吗? 关于作品也许是吧, 但我不是, 我远远不止于此.

    Edward D. Wood Jr. 传说中"史上最烂最烂的导演!" 他手法笨拙,痴人说梦, 拍的恐怖片儿制作及其低劣, 导致毫不可怕反而因为穿帮镜头很好笑, 拍的爱情片因为预算不够,夹杂了一半以上的资料片. 没有人相信他讲的故事, 没人爱看这些粗糙的画面, 但他还是怀着满腔的理想一部接一部的拍了下去. 没错, 毫无疑问这就是我想成为的那种人.  即使你现在执著用心去做的事情,对于别人来说是毫无意义,荒谬可笑,幼稚又愚蠢不堪, 但你还是会投入百分之百的专业精神, 把它当作自己一生的事业去做. 即便最终注定失败, 你也是个美丽的失败者.

    因为火山灰推迟了回伦敦, 这个假期变得及其悠长. 也刚好赶在这段时间拍了新的作品. 昨天在环铁一带草草补拍完了最后一条, 很兴奋~ 虽然拍摄有很多不满意, 但反而期待后期完成时的样子, 因为除了作品本身的想法, 也期待粗制滥造引起的偶发笑果. 有体会到导演辛苦, 还有作为理想主义者的感觉. 吕老师说我现在的想法积极,专业多了. 以前快毕业展时,我还在讲什么关于我和我连着头的双胞胎弟弟的可怕方案.殊不知, 我到现在还是很想拍那个连体人弟弟的故事啊! 总有一天我会把它拍出来的.

    大家今天的专业都是为了有朝一日的乱搞, 反过来也是一样~

  • 奶奶的人生对于我来说还是个迷。那颗基因经由怎样的过程,在历史中把昨天的你变成了今天的我。

    认识的狗越多,我越喜欢人. 我并非那个有心人,恶习难改,噩梦难醒,一不小心就成了贪心的那个人. 就算以前对爱情的观念都是错误的,也不能保证下次不会再错. 就算曾身披绫罗稠缎,我还是更喜欢粗布土衣衫, 即使眼前机会不断,我留恋的还是你脚边的烂泥潭。

    经验实在是个很女性化的东西,男人永远没经验,他们又不来月经。胡东说远古的男人每天茫然的看着日出日落,对时间总是不得其解, 他们没有天生的感受力,只能不断的去体验,去比赛. 所以那时的人很崇拜女性, 她们默默的就洞悉了一切奥秘。无论是天文历法,还是文字密码。难怪我打从心里敬佩的艺术家也几乎都是女的, 她们很可怕, 总是能抓住最本源的东西. 像弗里达,柯勒惠支这样的自我的人,什么时候都不会过时. 另外,总有几个无论如何努力也无法企及的人,对于我来说她们是Gillian Wearing, Sophie Calle。有时恨不得直接把我当做她们,把她们的作品名字换成我的。

    自我其实是一个可以不断被改变,再塑造的过程。我是那么普通,她是那么特别,曾经多希望我也那么的特别。但有一天突然发现,其实我也很特别,在和她不同的地方。这就是所谓的经历成长吧~ 听说要了解一个人,就要不求回报的爱他。那之后我有比较了解他吗?并没有,但我却由此开始了解我自己了。

    他们问我这样的人为什么会对犀利哥感兴趣呢?因为你们和犀利哥不太相同,我却和他一模一样。我看了电视以后有很多想法,可惜无法实现. 要想快乐就该忘掉世界的辽阔. 可要是不明白这个世界,我们怎么能快乐呢,怎么能开心起来呢?其实你们都懂,你真的懂。你只是不想马上飞,除非现在得到的又全都失去。

    一切都是好的,美的,很优秀的,更积极的, 不能取代的无法企及的. . 是的, 一切都会变成更对的. 我在难过什么 我可是女人中的女子汉呢!

    ~

  • 终于看了Drawing Restraint 9,制作没有我想的那么那么精细 但比我想像的好看,挺激动的,现在更想看Drawing Restraint 7了~还有他选的音乐和他老婆的完全不是一型⋯

    上周做persentation讲了塑料整形式艺术的起源和审美,我点到的艺术家有Orlan,Hans Bemer,Cidy Sheman,森村泰昌,matthew barney等等,但长篇大论的稿子配合我糟糕的口音很是冷场。唉唉唉,下周就快期中展了阿!还成天在家宅着不动怎么会有尖儿货,说实话来了英国半年我还什么作品都没做成呢。据说,牛比是要持之以恒的,那我不又输在起跑线上了么⋯

    看巴尼年轻的时候

     

    Drawing Restraint Series (1988-93)

    Drawing Restraint III

     

    unit BOLUS (1991)

     

    FIELD DRESSING (orofill) (1989)

     

    TRANSSEXUALS (1991)

    ⋯(点文章标题看更多内容)

  • “那天下午我做了个梦,我到了他的家,走出那房子的时候, 我以为我会醒来,谁知道,原来有些梦是永远不会醒的。”

    我曾经分别告诉老曾,刘家艳,软骨小姐,吉宝说,不要再Gin下去了。现在看来,真正在Gin的恐怕只剩我而已。我并不介意没有恋人,也不害怕别人对我说:oh。shame on you~ 可我不想从此以后变成一个病态的人阿! 已经被定位为不食人间烟火了,连自己也感觉住在那个充了氢气的城堡里,飘飘荡荡的看着下面这个世界,无论是什么样子,都融入不进去,也没多少激情去融入。到哪都是因为不了解产生的误会,我又十分不愿意做那个澄清各种误会,点醒别人的人。(从这个层面上,我格外欣赏老刘的真实自然~)

    有时也适时的想找个壮男帮着提箱子搬器材,或找个电脑男帮我修电脑,但到目前这些可耻的想法还一次都没有实现过,倒是自己被迫变成了geek女,怪力女⋯我是很想躺下来,但是不成阿,最后还是只有站起来自食其力。为什么呢?因为真正喜欢的东西是很难改的,或者说真正喜欢的东西是无论如何也妥协不了的。宝贝儿,这不就是问题的所在么

    2010,最后祝大家爱情永固,友谊地久天长。

     

    美丽的充气城堡by artist susanne-ludwig,天地间你就是奇迹:

    视频看这里

  • 大三的时候,和李萌董媛一起采访了好多艺术家和评论家,做了一个关于北京地区当代艺术蓬勃发展半纪录片。现在的我又拿起摄像机,很多事情已经不一样了⋯可重要的是,至今我们还保留着和当初的那种渴望,还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那些理想阿幻觉阿即使现在说出来也丝毫不觉得羞愧,不想当钳工的发型师不是一个好艺术家。

     

  • 2009-10-21

    潇洒风度

    “你说能接近她 在她身边就是人生中最大的幸福。那么离开她又算什么,要去追求人生中第二大的幸福吗?”

    这个时代世界变化太快,人人都好似王家卫电影里那种没有历史和记忆,又不知未来在何方,只能活在现在的人。每天匆匆茫茫,对陌生人倾诉衷肠:应该和现实本是两码事 你不应该指望,天要下雨,戏要散场,你怪不得我~

    没有人知道现在在我们学校这片净土上要找个一般的直男建立一段真挚的友情是多么困难的事~更何况我是个个虚耗生命的人,寂寞大魔王路过以来,总向往这国境以北或者太阳以西,会有些一些闪着光的东西。但无论旁人如何加以形容,世界上也并不存在一个所谓“更美好的地方”。魔王阿,你的爱从没发生在我身上,发生的只有你爱的可能性,就像我并不存在,我只是论述存在一样。但我总怀疑,怀疑它会在你一时忘形时发生,所以牵强附会麻痹自己到现在。这都不是你的错 不是那个真正的你,而是那些关于有你的点子 你的想法 在我的脑海里 让我晕头转向着了魔。

    现在如果走在路上迎面碰见,还是会数次偷瞄,多看一眼,就长偷针眼。你貌似有什么法宝,或者只是我口味奇怪。I have so much to lose. 没有人值得等待 但想要的还是只得等待。亲爱的魔王,你觉得我还可以有这种期待么?

    x

  • 2009-07-28

    u know i`m no good

    "Yes, I'm the half blood prince."像Professor Snape这样的人,性格复杂,情感深沉,这都不是我平时所喜欢的~我喜欢的都是极其肤浅的东西,像是喜欢开朗,乐观,阳光的人,仿佛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够值得付出真心以对。但越来越清楚,我其实也是缺乏激情、沉默寡言的那个,我根本不想与人交流且并不是因为语言的问题。现在我不得不考虑如何在短时间内变成另一个人。因为你知道我不好,并不像过去那么好,开始都是细枝末节的东西,那些本应全都是美好回忆,可由于这种压抑,慢慢的竟然也变成一个很大的伤痛了。

    Asmar,do you remember?  But i always remember that time.来了英国以后每天我都很忙,去各种地方看不同的东西,但是你知道我并不好吗?我像小时候那样,假装自己很受欢迎有好多朋友,可是其实一直都只是一个人在玩角色扮演而已。有时我觉得自己是否来的太迟,已经没有那么多的可能性等着我去实现。从怀疑东方人的感情是否总埋藏的太深,以致于后来我相信这是一种能量。尽管我不能再像过去那样坚信虔诚祈祷恪守誓言期望便会成真,我的心确实不再那么诚了,甚至都不能诚实的面对自己。那些话他那么轻易地说了出来,我却永远无法对你说。我不想这样的,但你也知道,我不好了。

    我买了Watchmen,因为周围的所有人都极力推荐这本,说这是remarkable的漫画。本想看完以后再看电影版,可前几天无意中在小组里看到了这个片头。看了感觉非常失落,因为我觉得这是我想要的,但却做不到这么好。现在再回头看看以前拍那些东西真是太垃圾了=。=,接下来该做些什么我又还不知道。